主页 > 书屋当下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 >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

2020-06-27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 

〈孤峯顶上〉是周梦蝶第二部诗集《还魂草》中的一首诗。这本诗集出版时,他已是台北街头的文化风景,在明星咖啡馆骑楼的书摊,经常有人造访。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

一九六○年代到八○年代,台北市武昌街算是滚滚红尘,在其间建构孤独国,憧憬孤峯顶上,周梦蝶的诗业与行止显示了某种极具情境矛盾的、冲突的剧场意味。

〈孤峯顶上〉是一首五十行诗,被认为是《还魂草》的压轴之作,极具代表性:

恍如自流变中蝉蜕而进入永恆
那种孤危与悚慄的欣喜!
髣髴有只伸自地下的天手
将你高高举起以宝莲千叶
盈耳是冷冷袭人的天籁。
掷八万四千恆河沙劫于一弹指!
静寂啊,血脉里奔流着你
……
而在春雨与翡翠楼外
青山正以白髮数说死亡;
……
而所有的夜都鹹
所有路边的李都苦
不敢回顾:触目是斑斑刺心的蒺藜。
恰似在驴背上追逐驴子
你日夜追逐着自己底影子;
……
想六十年后你自孤峯顶上坐起
看峯之下,之上之前之左右
簇拥着一片灯海──每盏灯里有你。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

这是周梦蝶的心境,也是他的风景。

他的诗可以说是某种消极的抵抗论吗?在台湾的诗史很少有抵抗论和批评论被正视。有些诗人一面挥舞超现实主义这种极端现实主义的旗帜,却在脱离现实主义的状况里。周梦蝶在「蓝星」的系谱里,以他的特殊抒情铺陈他孤独之国以及孤峯顶上的情境。他的诗与从中国流亡来台的一九二○世代诗人不同,也和台湾本土的一九二○世代诗人不一样。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

本文摘自《战后台湾现代诗风景:双重构造的精神史》一书。

在流亡中流亡,在孤峯顶上筑梦──隐遁者、脱逸者周梦蝶战后台湾现代诗风景:双重构造的精神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