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屋当下 >在派对上搭讪女孩,永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在派对上搭讪女孩,永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20-06-27


在派对上搭讪女孩,永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尼尔盖曼(Neil Gaiman)无疑地是我们这个世代里最会说故事的作者之一,他并不拘泥于单一类型,而是将他无拘无束的想像力发挥在所有他感兴趣的题材上,他的作品因此跨越了年龄层与类型的隔阂。他家中满满的奖盃可以解释他的才华有多惊人。他拿下了科幻文学的重要奖项雨果奖,也拿下了恐怖文学的桂冠布兰史托克奖,甚至在童书领域,他也拿下了英国的卡内基奖章……等等,美国相等地位的纽伯瑞奖,他家中也有一座。也难怪他的书迷能从成人一路涵盖到儿童族群。当然,他也为其中的青少年族群写过几篇故事。〈怎幺跟舞会上的女孩搭讪〉,这个有着十足青春期气味的短篇小说,正是他的作品。

〈怎幺跟舞会上的女孩搭讪〉出自于他的短篇集《魔是魔法的魔》,叙述两名男孩──维克与主述者「恩」──在南伦敦的克罗伊登镇街道上找寻一场派对的位置,名字很奇怪的恩有一种青春期少年莫名的怯懦,他不敢与女性接触,却又暗暗崇拜同伴维克对女性的如鱼得水。故事就从恩被维克硬拖往派对的路上开始,终于他们找到了派对,更意外地发现似乎整个派对都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生物──外国交换女学生,她们个个面容姣好,身材火辣,口中好像讲着不知哪国来的文字,勉强能辨识的部分却又有听没有懂。但这对恩来说一点都不碍事,因为他根本不敢跟她们交流,只能眼见维克已经牵着一位辣妹上楼。终于他与一位女孩搭上话了,儘管两人鸡同鸭讲,但「就光她是女孩这点已经够了」,恩已经沉浸在粉红色泡泡中了。

直到维克死命地把恩拉出这栋房子,他才迷迷糊糊地意识到:她们这些可爱的女孩,其实是可爱──至少外表的伪装看起来是这样──的外星人。故事在维克胀红了脸边哭边呕吐中(故事并未描述可怜的维克在楼上遇到了什幺)结束。

这是一篇有点科幻又有点恐怖的小故事,是的,那些神祕女孩所说的话几乎每句都如同在描述宇宙最狂野的梦境:「我是维茵的维茵,我是个次等品,我的本体名字也叫维茵……在我被完成时,需要进行我是该被保留或是被淘汰的决议,我很幸运因为决议对我有利」「在太阳我能学更多,去深渊也行。杰萨曾在星系之间结网,我也想那幺做……」设想你在派对上,触目所及全是精美地有如洋娃娃一般的女孩子,但每个人脱口而出的全是上面那些背景不明意味不明……反倒有种诡异美感的台词。这时候似乎你身上那股不敢向她们开口的怯懦,才是这派对上唯一真实的事物。

这才是最真实的,回归到标题,如何在派对上向女孩搭讪,这种青春期的拮据不安,真实到至今仍然让我有时会从梦中惊醒,我们不需要遇上假扮是女生的外星人,光是真实的女孩子就够让我们举足无措,而我们也总是有几位高富帅同性好朋友,他们未必是霸凌小霸王,但他们与所有妹妹相处,都能像是与自己亲生妹妹相处一般的那股自信自在,已经是最不需言喻的同侪压力。「女孩子而已嘛,又不是从外星来的」,维克的开玩笑真实地像句讽刺,对脸上长满青春痘又顶着锅盖头髮型的我们来说,女孩就是外星人,我们轻易向她们搭讪,可能引发一场毁灭世界的宇宙战争。

而有人觉得这种拮据很有趣,他们把它从盖曼的小短篇故事拍成了一部电影,还请来了应该是当今影坛最甜美的甜姐儿──她的青春美丽,就像我们中年大叔梦里充满懊悔的失落,艾儿芬妮(Elle Fanning)来饰演故事里的女主角:那些美得不真实的外星人。

《怎幺跟舞会上的女孩搭讪》的同名电影版,并不是直接改编原本不到一万字的小说,而只是採用了这个背景在七零年代的故事精髓,套上了另一件七零年代的象徵──庞克文化。在原来故事里提到,「那时庞克风格的音乐才刚起步,我们在自己的唱片机里放的是广告乐团(the Adverts)和果酱乐团(the Jam)的音乐,还有行刑者(the Stranglers)、冲击(the Clash)与性手枪(the Sex Pistols)……如果你幸运的话还能听到鲍伊(David Bowie)。」

不仅是因为小说故事背景设定在庞克音乐正开始风行的时刻,负责将小说改编并执导这部电影的约翰卡麦隆米歇尔(John Cameron Mitchell),他正是另一部伟大音乐电影的导演:《摇滚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米歇尔想把这部电影改编成另一部庞克版的《罗密欧与茱丽叶》:一样有我们热爱庞克但害羞的男主角恩,他遇上了从邪恶计画中脱队的外星人蝉(Zen),蝉想见识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伦敦近郊的克罗伊登镇,那裏庞克风气正火热。最终庞克与外星人们──正如同义大利的蒙特鸠与卡普雷特家族,以及夹在他们之中的恶星恋人(star-crossed lovers)恩与蝉,将面对宇宙与地球的全新命运。

饰演恩的亚历斯夏普(Alex Sharp)因为演出舞台剧《深夜小狗的神祕习题》而拿下东尼奖,艾儿芬妮也在近期演出多部风格丕变的电影,像是《夜行人生》或是《霓虹恶魔》。但令人意外的是金奖影后妮可基嫚也加入了演出阵容,日前一组片场照显示基嫚的一身有如鲍伊在《魔王迷宫》里的庞克打扮,比照她可能演出的角色名称「布迪卡女王」(Queen Boadicea),难道她要演出对抗外星人的庞克女王吗?有趣的是,历史上真有位布迪卡女王,她反抗罗马人发动了不列颠群岛的革命,这会不会也隐喻着对外星人的反抗呢?

尼尔盖曼本人也负责这部电影的执行製作,对他来说,他的小说文本进行跨媒体製作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他的成名作《睡魔》正与华纳兄弟影业讨论如何映像化,他的《坟场日记》也準备登上小萤幕,他了解在不同媒体上会透过不同演出方式呈现同一个故事。不管我们在书页上或是大银幕上欣赏《怎幺跟舞会上的女孩搭讪》,他都希望让我们重新想起,那个在派对上站在女孩面前尴尬的我们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