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访谈 >3 千字藏中国对台统战讯息!外交人员点出蔡总统讲稿给美方的「 >

3 千字藏中国对台统战讯息!外交人员点出蔡总统讲稿给美方的「

2020-08-10


3 千字藏中国对台统战讯息!外交人员点出蔡总统讲稿给美方的「

前两天蔡英文 Tsai Ing-wen 总统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的演讲感动了许多人,我也一直想要跟大家好好分享对这篇讲稿的心得。想归想,但却没时间动笔。

一直到昨天,BBC 中文网(繁体)有篇谈这场演讲的报导(后面有一小段引用了对我的访问),然后 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打油诗人 跟我在脸书上聊这件事。我们两个虽然都很想谈谈这篇讲稿,但週末都忙着同一件事:带小孩(他带他的、我带我的)。但再不写大概就没人想谈了,所以只好趁现在小孩睡觉后开始写。

前天我曾经在脸书上请大家好好读这篇讲稿,中文英文都要看。有关中文的部分, 朱宥勋 已经有很精彩的写作技巧分析,大家可以去看看。

这一篇贴文会从英文文稿(这场演讲是以英文进行的)跟一些比较宏观的角度切入。

曾就读康乃尔大学的蔡总统,为何要特别在纽约的哥大演讲?

很多人都知道小英总统是英国伦敦政经学院的博士(好吧,有些人到现在还在怀疑),小英讲英文时也有很隽永的英国腔,但大家比较容易忽略的是,纽约(美国)才是她第一个异乡求学的地方。她当时就读康乃尔大学 Cornell University ,位于纽约州的漂亮小城 Ithaca。

所以也许不难想像纽约这个大城市,在当时对一个在台北长大的乖乖牌学生,所产生的人生冲击。小英不但顺利拿到硕士学位,还考过了全美难考的纽约州律师考试(美国的律师考试是不同地方分开考的,难易不一,比较难的一般来说是纽约、芝加哥跟加州)。我想纽约对于小英来说,是充满许多回忆的。

小英在纽约的公开演讲曾说:「这是她第一次以中华民国总统的身份造访纽约」。从这个背景来看小英的英文讲稿,不难发现, 前四段事实上是给纽约客(New Yorker)的温暖起手式:

小英在演讲的第一句话,就点出了纽约这城市对她的意义:言论自由、多元。

为什幺要特别讲这一点?因为 她当年就读 Cornell 时,台湾发生了美丽岛事件跟林宅血案。 你可以想像,在多元自由的纽约校园,却听到家乡发生重大事件,内心有多震撼。

这一段是 insider joke,非纽约人可能看不懂,纽约人听到应该笑呵呵。为什幺?前面已经说了,Cornell 位于纽约州的 Ithaca,但不是位于纽约市内,所以这个笑话是小英的自嘲:我知道我念的学校没有位于纽约市(New York City)内,你们一定觉得那不能算是「纽约校园」。说白了,这有点像是天龙国笑话或是「天母是天龙中的天龙」之类的。

讲到这,看看哥大的脸书名称: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位于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不觉得很幽默吗?这是在开其他没有位于纽约市(也许位于纽约州)大学的玩笑。(你能想像台大的脸书名称说「位于台北的台大」吗?)

接续上一段的笑点,打铁趁热,小英为自己的「纽约经验」多加一点正当性。她说她当时曾经协助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做研究。哥大位于纽约市内,这下总不能说我不是纽约人了吧?

蔡总统在讲稿中,用委婉文字对应台湾的民主进程

这一段, 事实上讲的是台湾当时还没解严,而且发生了美丽岛事件。小英讲的委婉,没有指名道姓,只说台湾当时尚未完全民主化。

以上四段,是非常成功的破冰(ice-breaking)。破冰是公共演讲的重要技巧,做得好,能够化解一开始的尴尬与紧张,并连结讲者与听众的关係。开场做得好,也有助接下来的演讲气氛跟节奏的掌握。

所以好的幕僚真的很重要,也真的能让你上天堂。幕僚写稿的功力也在这里,带出个人情感(personal touch),让老闆掌握演讲节奏,这是需要专业训练的。

我喜欢 survive in China’s shadow 这个词的用法,这可以提醒听众,今日许多国家,甚至包括美国,都还在担忧中国的锐实力(sharp power)。西方国家对于要不要禁用华为争论不休,也可以视为一种中国的阴影。

第一位台湾女总统谈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国家:台湾如何跟上世界的进步价值

这是很漂亮的对比,从资源匮乏的小国变成美国的重要贸易伙伴。

progressive 这个字,我习惯翻译成「进步」,但总统府的翻译为「先进」。这一段很生动的描绘了台湾在性别平权上的进展,对台湾的形象是很好的宣传。

「奇蹟的信徒」在中文是个华丽的修辞,但英文用的是大家国中都学过的文法:believe 是相信,believe in 是信仰。有没有 in 差很多。

从香港《逃犯条例》到一国两制,蔡英文不断强调可贵的台湾民主价值

没有任何一个场合,比台湾总统亲自在美国谈香港逃犯条例的议题更适合了。这一点我相信能赢得很多听众共鸣。如果真的要挑惕的话,我也许会思考一个问题:加上新疆集中营或甚至西藏议题,会不会比较好?加跟不加都各有利弊,也许文稿小组最后决定让演讲更聚焦。

我喜欢这一段的节奏。也因为这一段,我猜测这篇讲稿应该是「以英文写成,再翻译成中文」,而非「以中文写成,再翻译成英文」。为什幺?因为 You spend more time looking over your shoulder than you spend looking towards the future.  用了前面跟后面的修辞。

Against all odds 强调台湾民主及经济发展难能可贵。

A story of why values do still matter. 强调台湾跟中国最大的差异:价值。

这一段强调台湾在全球资讯战的价值及经验,凸显台湾是美国重要盟邦的重要性。

这在讲什幺? 包括中国对台湾的统战,也包括中国对其他国家的一带一路及所带来的债权陷阱(debt trap)。

这边改写了英文写作常用的名言锦句: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写得很漂亮,没话说。

我只挑了一些段落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喜欢,也算是完成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打油诗人交代给我的任务。

忘了说,哥大的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是小英这次访纽约的灵魂人物,他是友台派中国通的祖师爷级人物,台湾许多教授及政治人物都上过他的课。我在清大就读中国研究硕士时,Andy(我们都这幺称呼他)也来清大上过短期讲座,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能在新竹上他的课真的太幸福了(毕竟清大不在纽约市,学费也不能跟长春藤盟校相比)。

半夜两点了,来睏。(发文的霎那,萤幕跳出乔帅击败费爸的新闻,我整个错过了比赛….)Ps. 本篇文章谢谢打油诗人给我一些灵感,但如果有写错的地方,文责当然自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