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访谈 >动植物生命的紧密交织 >

动植物生命的紧密交织

2020-06-19


动植物生命的紧密交织
图片来源:天下文化

想像一下,有一种植物部分是藤,部分是灌木,还长着像红树林的根,这会有多奇怪?

现在,我要向各位介绍一种来自模里西斯高海拔潮溼森林,处于极危状态的植物:毛岛灌藤亚科(Rousseoideae)的卢梭木(Roussea simplex)。到目前为止,该亚科只有它一个物种,所以如果我们失去这种植物,它分类所在的亚科、属与种,也将立刻灭绝。

1937年,住在模里西斯岛的英国植物学家沃恩(Reginald Edward Vaughan)和科学家惠尔(Paul Octave Wiehe)在《生态学期刊》上提到,这种植物分布极广。「在其他地方,一处极浓密的木质藤本植物(Roussea simplex)冠层,在离地面约4~6公尺处形成,树荫是如此浓密,陆生植物与附生植物几乎都被排除光了。」他们这样写道。

想像那种场面。如今,卢梭木却几乎消失殆尽。

经过2003年及2004年在岛上的卖力搜索,找到的植株不到90棵。岛屿北部那群植株位在勒普斯山(Le Pouce)和其他小块区域,包含大约85棵;另一群植株位在相隔很远的岛屿南边,也就是黑河谷国家公园中心地带的佩特林(Pétrin),只有三棵植株。2007年,我去探访那三棵植株。不过,在我第二次造访该岛时,只剩下两株了——虽然其中一株十分健康,另一株却被旁边一棵巨大的露兜树(Pandanus)压制得难以生长,连存活都受到了威胁。

这种植物数量衰减得如此剧烈,部分原因是森林遭到砍伐,以及老鼠、猪、猴等动物的引进,牠们会挖掘或吃掉幼苗,再来就是入侵植物与它们争夺生存空间——更不用提,还有另一个很古怪的因素,我待会儿再讨论。

在我看到的一棵健康植株上,充满了各式生命。可以花一整个下午观察,在我两次造访时,它身上都长满了花和果实。它的花朵很複杂,果实很不寻常,而且生态也很惊人。几乎每一根枝条上都攀附着兰花、地衣和苔藓,让我对于周遭有多少种生物倚赖它,有了一个粗略的概念。其中一种已经在它身上安顿下来的兰花,是花开得很漂亮的马斯克林群岛特有种兰花——隐足兰(Cryptopus elatus),那是真正的尤物。隐足兰具有纯白色的花朵,看起来很像孩童在学校用纸剪出来的精緻雪花。

就很多方面来说,卢梭木都是一种独特的植物。除了是毛岛灌藤亚科的唯一成员之外,它也是世界上唯一授粉和传播种子都依赖同一种动物的植物,那种动物就是罕见的模里西斯蓝尾日行守宫(Phelsuma cepediana)。这种守宫主要居住在叶子多刺的露兜树上,饮用在树叶基部小水坑里的水,食用同样住在这儿的许多昆虫,同时还能得到保护,不受掠食者侵害。我想,这种日子应该挺逍遥的。

但是,由于倚靠同一种动物来授粉和散播种子,让这种植物变得极为脆弱,如果授粉播种者没了,植物也就没了。事实上,还没有其他植物会只因为这个原因就灭绝。单是一种帮手灭绝,该植物突然间就得面对两大难题。

卢梭木本身具有长茎,但是也可能长得很像灌木,而且下垂的亮橘色花朵具有肥厚的蜡质花瓣,能製造大量黄色的花蜜给守宫喝,以换取对方帮忙授粉。等到果实长出来,模样就像奶瓶的奶嘴,会从尖端分泌果酱般的物质,里面充满了种子。蓝尾日行守宫舔着甜美的果胶,然后排便时将粪便里的种子散播出去。这种守宫从来不会离家超过50公尺,所以卢梭木若想得到守宫的协助来授粉及播种,就必须生长在靠近露兜树的地方——这是一种厕所式的共生关係。卢梭木如果想拥有圆满快乐的一生,就需要如此错综複杂的生态关係。

(本文摘自《植物弥赛亚》)

动植物生命的紧密交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