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视要闻 >大脑忘了,但身体还记得:程芝凤用舞蹈治疗唤起失智长者的深层记 >

大脑忘了,但身体还记得:程芝凤用舞蹈治疗唤起失智长者的深层记

2020-06-29


「他是人,不是病人。」说这句话的人是舞蹈治疗师程芝凤,温柔的眼神里有一种难以撼动的坚定。

「看他有用的地方,而不是无用的地方」我们在採访非药物治疗的过程中,都会听到相同的话,而程芝凤又加上:「如果是你自己,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变得怎样,同样会焦虑、恐慌、害怕......」奶奶在晚年罹患了失智症,她特别感同身受-进入她的世界,同理她。

舞蹈治疗师程芝凤曾在表达性艺术治疗中心以及复健科协助民众、失智失能者,并与天主教康泰医疗教育基金会长期合作,藉由肢体的律动,重新去唤醒、去记忆、去开启自我的觉察。

虽然俗称为「舞蹈治疗」,但程芝凤説,她并不是在教大家怎幺跳出令人目眩神迷的舞蹈,而是透过细腻的观察与引导,从每一个人的需求出发,与疏离的身体再度连结,与淡忘的灵魂再度相遇;电光火石的瞬间, 让许多长者的心灵重新有靠岸的机会,这是科学很难量化的时刻。

大脑忘了,但身体还记得:程芝凤用舞蹈治疗唤起失智长者的深层记Photo Credit: 程芝凤

「有一次我带着长者做一个『脚踏』的动作,本来一直意兴阑珊的一位奶奶,突然兴高采烈起来。是的,这一个动作对她有所意义。」原来奶奶过去是一位裁缝师,在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她靠着一台裁缝机,在家接单贴补家用、养活孩子。但是当她老了、退休了,也忘了自己需要些什幺。」

这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动作,让她想起过去三、四十年的青春,有辛苦,当然也有甜蜜。其他的奶奶听到后,也对此动作乐此不疲,程芝凤再打开自己的「百宝袋」(装满舞蹈治疗的道具),让奶奶们拿着一片片、色彩鲜豔的布条,跳起舞来。在那一个时刻,奶奶们的脸颊红润起来,青春不再只是记忆中的一部分,也是身体的一部分。

「我在英国实习时,也带过四名住在日照中心的老太太,那次的经验对还是新鲜人的我,是一场震撼教育,她们都有轻微失智症,伴随着忧郁症。但在团体课程里,她们却开始为彼此打气、鼓励。最后她们跳起了舞,拿起我发给她们的孔雀羽毛,很优雅地跳起舞来,和在病房中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们举起羽毛跳舞,回头跟我说:『我们要把忧郁挥出去、要把沮丧挥出去。』她们是这幺有生命力、想像力!她们是人,不是病人。每个人都有那样美丽的、独特的气质,我们作为舞蹈治疗师,要读到那些讯息。」

大脑忘了,但身体还记得:程芝凤用舞蹈治疗唤起失智长者的深层记Photo Credit: 程芝凤

程芝凤说明,舞蹈治疗是「以人为中心取向(person-centred approach)」,非语言沟通的时刻有70%-90%,这对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达的长者而言,是另一种正统医疗之外的辅助选择;加上过去照顾自己失智奶奶的经验,让她更加投入失智症的舞蹈治疗。

「其实对于失智症长者,我们要多一份同理与耐心,因为他的世界已经变得不一样了,无论他现在出现哪些恼人的举止,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们这时还用否定的语气跟他说:『不是这样,你错了』、『你怎幺老是这样,讲不听』,他们听到,心里会很难过。」

「记得有一位失智中期的爷爷,旁边的家人和看护都说:『小心,他会打人』,好在我本身学肢体沟通,爷爷拳头来,我就接住,不碍事。但引导爷爷的每一个动作,我都清楚、简单地告知爷爷。课堂结束,爷爷的心情稳定很多,连看护都说:『爷爷变乖了』。」

「想想,这些老人家,经常地被推到一个又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他们的行为可能是潜意识的展现,也就是,他们会害怕;当我们更有耐心地与爷爷解释,每一个动作『手到、眼到、心到』,爷爷比较能理解,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幺?心情安定后,情绪自然能比较稳定。」

「请在我最不值得爱的时候爱我。」这一句瑞典俗语,也是程芝凤对失智长者的关怀写照,人生到了最后,什幺才是存在的价值呢?我们是否愿意打开另一双眼睛,去看失能、失智者的灵魂?是否能在脆弱的时候,了解什幺是爱的本质。

补充说明:舞蹈治疗师程芝凤目前不定期与天主教康泰医疗教育基金会合作「舞蹈治疗」,有兴趣的家属可关注天主教康泰医疗教育基金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