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察发布 >复大首大马籍外科医‧冯锡霖:中国医科不逊色 >

复大首大马籍外科医‧冯锡霖:中国医科不逊色

2020-06-28


复大首大马籍外科医‧冯锡霖:中国医科不逊色(中国.广州讯)28岁独中生冯锡霖于高三毕业后,由于志向未定,前路一片迷茫,因听长辈说当医生好,加上同学们要到广州暨南大学念书,而暨大医学系又是受大马所认可,他便决定到暨大追求白袍梦。原本想在本科毕业后就回国的他,因在大六那年,通过了研究生录取试,而决定留在中国,完成3年的外科临床课程。如今已是专科医生的他,在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的头颈外科任职,师从该科主任兼着名头颈肿瘤首席专家曾宗渊教授。毕业于巴生兴华独中的冯锡霖医生,是在偕同曾宗渊教授出席第三届国际(广州)癌症治疗论坛记者会时,与大马笔者不期而遇。他乡遇同乡,格外投契,谈话中才发现其实到中国念医,前景并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幺悲怆。健谈爽朗的锡霖,下有两个弟弟,父亲是《南洋商报》退休记者,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他坦言,自己从未想过当一名医生,高中毕业时如茫洋中的一艘船,相当迷失,只好频频到升学展中寻找指引。独中毕业到中国读医后来,因为长辈说当医生有保障,且意义重大,他便开始对医科产生兴趣。因为是独中生的关係,他偏向于中国及台湾的医学系,不过台湾费用较高,他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便选择了中国。“当时,中国刚好有6所大学的医学系受到大马政府的承认,是中马历史性的破冰合作模式。这6所大学包括广州中山大学、广州暨南大学、上海复旦大学、第二交通大学等。”他说,由于几个要好的高中同学要到暨大报读其他科系,因此他毫无悬念,大步迈向了暨大医学系。“不说不知,原来在暨大念医学系,是可以选择中文或英文班,其中英文班比中文班贵一倍。譬如说,医学系中文班大一的住宿及学费为1万5000人民币(7500令吉),而英文班则要贵一倍,若以6年本科毕业计算,这可是一笔大数目。这也是为何当时8名前往暨大念医学系的大马人,有6人选择了念中文班,我就是其中一位。”选中文班学费廉宜一倍问他不担心念中文医学系,回马后会否适应不良,他展示出阳光笑容,说道:“当时没有想这幺多,一心一意认为未来是美好的。”像锡霖那样时时抱持正面的生活态度,正是时下青年所欠缺的,“别以为念中文班的医学生会比较逊色,要知道同届大马暨大毕业生,有6人回马参加医学系资格鉴定考试,4人来自中文班,2人为英文班,结果全部通关成功。”奖学金艺术演出换取生活津贴锡霖自认不是来自大富之家,为了不增加父母的负担,他努力求学挣得奖学金,并利用空档时间,参加马来西亚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土风舞表演,借着向外宣传大马风土人情的机会,换取一些生活津贴。他解释,中国留学生是不能兼职工作的,这和台湾的工读制度大不同,因此拼奖学金是唯一的“财路”,但是奖学金也要视成绩表现而定,有时可能只获得学费的一半,剩下的就得自己想办法,如果再加上生活住宿费这个担子,日子肯定是百上加斤,苦不堪言。“庆幸的是,暨大有比较多的外国留学生,尤其是大马学生,因此受到大马驻广州领事馆的关注。每个月领事馆都会邀请由暨大大马学生组成的艺术团到广东省各站表演土风舞,即大马各种民族舞蹈,以宣扬大马的文化。事后领事馆会给艺术团一笔表演津贴,让组员平分,虽然不是很多,但至少能减轻重大的生活负担。”从抗拒到认真学习他忆述,自己向来都很抗拒跳舞,后来被师兄师姐“软硬兼施”说服加入艺术团,“因为没有兴趣,每次练舞时我都敷衍了事,结果全被师兄师姐看在眼里。有一次,他们忍不住对我破口大骂,谓没有心就不要留下来。”经师兄师姐一骂,锡霖开始反省,觉得既然答应了,就应该认真学习,不再闹着玩。直到有一次,原本要演出的团友临时有事不能出席,作为后备的他被逼上台,竟发现舞台太美妙了,且责任重大,“我们跳舞时不能随便出错,因为每一步都是文化的根基,而完美的舞姿有助于打造大马形象。”世事真奇妙,原本只想靠跳土风舞补贴生活费的锡霖,没想到在学习多种舞蹈过程中,加深了自己对大马文化的认识,他因此更爱自己的国家。外科研究获录取医学系毕业后,锡霖原本想返马参加资格鉴定考试,但是刚好遇到外科研究生录取试,而一心一意想在外科发展的锡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于是,他和另外一名同乡决定前往面试,另外6人则回马,结果无论是留华还是返马,大家都顺利通过考试,继续开展不一样的白袍之旅。询及为何锺爱外科,锡霖想也不想,快言快语,“也许手术后就能马上看到效果,当下就知道成功或失败。因为外科对生命起着立竿见影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很有成就感。”他说,当外科研究生时,大学每月固定会发放600人民币(300令吉)的津贴,医院、科系甚至主任也会补贴一点,日子才没有这幺难过。“其实研究生和其他的医生无异,差别在于还在等一个文凭。因此当我还是研究生时,除了手术时当主刀助理,我已经能独当一面,处理一些简单的手术如脂肪瘤切除术及阑尾手术。”无工作经验专科不受承认决定留在中国发展转眼间3年就过去了,锡霖不负所望,成功考获外科资格。原本打算回国服务的他,在获悉大马政府不承认没有工作经验的专科研究生时,他只好打消念头,在中国落脚。“如果当时我坚持回国,我之前那3年都是白念了,因政府只承认我的医学士资格。我不想努力遭到白费,只好继续留在中国。”在锡霖念本科及研究生时,他都是在政府医院实习,即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及广州华侨医院,毕业后当然就想回到这两间医院觅职,很可惜的是当时都没有空缺。后来他把目光收窄在私人医院,恰巧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及东莞康华医院都在招聘普通外科医生,而他是基于复大先进的医疗技术及拒绝红包文化,决定前来面试,最终成功被录取。重遇亮亮母子复大叙旧其实在这之前,锡霖在念本科时,已从英文班的外籍同学口中听闻过复大的大名,但是当时他没有想过要在中国执业,所以没有放在心上,后来刚好母亲的好朋友及儿子因患癌到复大就医,他才留意起这间医院。原来这两母子,就是罹患多发性内分泌瘤(Multiple Endocrine Neoplasm,MEN)的刘玉娟及乳名亮亮的黄广文,他们皆来自巴生。刘玉娟被喻为伟大的母亲,生前因经济困难而宁可牺牲自己,先把钱让给儿子进行疗程,成功保住儿子性命后,自己才接受治疗。错过黄金治疗期的她在苦撑3年后,最终不敌癌魔而于今年5月病逝。他说,以前他在巴生念书时,经常会到刘阿姨的家拜访,因此和他们一家人的感情挺不错,高中毕业后各分东西,没有了来往,没想到最后在复大重遇,“虽然刘阿姨走了,但是至少复大所採用的综合治疗延长了她的生命,让她离开时没有多大的痛楚,而且就因为这几年的长度,让我有机会遇见她,开开心心地话当年。”任职1年收穫良多刘阿姨走后,他和在复大担任志愿者的亮亮的关係变得更密切,“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都得珍惜眼前人”,这是他心中的体会,于是他珍惜在复大耳鼻喉外科就职的机会,虽然至今只有1年,但是因为主任曾宗渊教授是位首席专家,且曾任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及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副主任,与他共事,锡霖直言收穫良多。“虽然在大型手术中,我只是一名助理,离主刀还有相当远的距离,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不懈,不气不馁,总有一天我必会攀上主刀的位置。”访问结束前,他拍拍胸口,望向前方,前方阳光灿烂,充满了希望。採访手记成才先成人虽然我是独中生,但是一直以来很少听说有校友前往中国念医科,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中国很落后,念医用中文,回马后资格不受认证,即使通关成功,跟不跟得上也是个问题。”这一次的访问,完全颠覆了大家一般的想法。原来在中国念医,可选择英文或中文班,即使是中文班毕业,只要该大学的医学系受到大马政府承认,毕业生回国后通过鉴定考试,一样可以在政府医院服务。身为少数在中国执业的大马籍医生,我希望锡霖能闯出一番成就,让大马政府知道,独中生人才济济,此地不留人,自在留人处。当然要成才前,我奉劝锡霖能定下性子,因为访问时的承诺,他拖了1个月仍未履行,三催四请也没有结果,年轻人做事没担当,没成人怎成才?/良医‧特派:唐秀丽‧2014.10.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