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视要闻 >不签和解书,就不给她治疗;签了和解书,就把她遣送回国、逃避后 >

不签和解书,就不给她治疗;签了和解书,就把她遣送回国、逃避后

2020-06-14


不签和解书,就不给她治疗;签了和解书,就把她遣送回国、逃避后

莘蒂是二○一四年九月来台湾的,在家乡除了父母,还有一个九岁的弟弟。高中毕业后没钱上大学,于是到了婚配年龄,还没尝过恋爱的滋味,便受父母之命结了婚。婚后丈夫也一直在国外工作,两人之间并没什幺感情,丈夫也不拿钱回家,为了负担家计,莘蒂在儿子刚满四个月时就只身来台工作。对于二十岁的女孩来说,能出国又能赚钱,世界彷彿真的美好得不像话。

家里东拼西凑才有了十万台币付仲介费,原本要去工资比较高的工厂,不料却被仲介带去做许可外工作,到雇主家帮忙照顾四个孩子,打扫全家卫生,与当初签的契约完全不同。明明付了比较高的仲介费才得到去工厂的机会的,而且工厂工资高一些,也有工时限制和《劳基法》保护,家务工却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待命,全无保障。二十岁初来乍到的莘蒂在异乡语言不通,无亲无故,别无选择下,只好接受。

她向台湾仲介求助,仲介不管,最后向劳工局申诉,才得到转换新工厂的机会。这是一间家庭企业,整个工厂只有四个人,除了她以外,还有两名男工和一个主管。莘蒂的工作是操作沖床机,将长长的金属板放进机台,用脚踩下开关,机器「砰」地压下来,坚硬的金属板便立刻被压製成模具。主管只操作一次给她看,便要求她上工。

虽然操作沖床机很危险,但莘蒂哪有说不的权利?想着小心一点就好,出来工作总是辛苦一点,赚钱改善家计比较重要。因为这样,老闆娘让莘蒂加班,莘蒂就加班,她不会,也不敢拒绝。用爸爸的话来说,「一个才二十郎当岁的小女孩,没有工厂经验,对机台还有整个生产,都没有充分了解,整个职前训练都是匮乏的。」

即便加班费有时候算起来不对,莘蒂也不抱怨,继续工作就对了。生产线上的人如同机器,机器不停,人也不能停。加完班疲惫极了,碰到枕头只想睡觉,作为穆斯林一天五次的祷告根本无法完成。不加班时,和家人视讯聊天是莘蒂最大的休闲和安慰,即便印尼网路讯号差,两头总是隔着「时差」。

那天晚上,老闆娘说要赶订单,工作了一整天的莘蒂只好留下来继续加班。

双手把金属板放进机台,脚踏开关。

「砰。」

第一块完成,可以把家里的债务先还清。

模具拿出来,置入第二块,脚踏开关。

「砰。」

第二块完成,弟弟上学的费用有了着落。

莘蒂想着,盼望着,好让自己打起点精神。

她拿起下一块金属板放进机器,手很痠,甩了一下,用右手把板子扶正。

第三块,也许可以给儿子寄些台湾的玩具和零食。给自己买件新衣服也不错,放假时看到橱窗里花花绿绿的时装,和印尼的衣服到底不一样……

每块板子都承载着莘蒂不同的希望,二十岁的人生正要逐渐伸展开来。

「砰!」

真主,你是不是怪罪我没有祷告?

「白白的,没有出血,只有几滴血。都是白色,全部没有了。」这是机器抬起来的瞬间,莘蒂看到的,自己的右手。

莘蒂吓傻了,呆呆地站在机器旁,直到同事扶她坐下,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右手被沖床机压碎了。「好痛,感觉整个身体的筋都崩掉了。」她哭了起来,然后什幺都不知道了。

做起噩梦的人,好像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想醒也醒不过来。在医院的十天,莘蒂不知道是怎幺过的,也不敢和父母说,心情複杂又难过。老闆娘照顾了她两天,仲介来看过她一次,后来便再也没来过。更糟糕的是,仲介和雇主在她还在治疗期间,就递来一纸和解书,逼她签字,并威胁她不签字就要中断她的治疗。

和解书上,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发生意外,产生所有医疗费用由公司支付,并拿出诚意协助申请劳保伤病给付,及口头上已告知主治医师尽量协助我们,通知我们捐赠脚、手指接回手术的手续。雇主拿出十万元慰问金,达成和解,此立和解证明书。」「外劳专用章」就放在旁边,盖下红手印,就形同一张卖身契,十万块换一只右手。

莘蒂自知签下和解书就意味着放弃一切权利,许多移工在受伤后都会被雇主以各种理由遣送回国,又谈何后续治疗?她当然不愿意。雇主说给她两天时间思考,莘蒂随即向劳工局和T I W A寻求协助。

莘蒂的个案负责人舒晴说,那时趁雇主不在的期间去医院看望莘蒂,莘蒂整个人还处在受伤的震惊中,和她解释权益的时候也只是点头,或者答「不知道」、「好」或「不好」。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声泪俱下的控诉,安静而沉默。

劳动检查处去现场调查,认定雇主没有在机器上安装安全设备才导致意外发生,而且在操作这幺危险的机器前,也没有提供完整的职前训练。夸张的是,竟然是劳动检查处叫雇主快和劳工签和解书。Susan知道后非常生气,「这个工人受伤这幺严重,医疗都还没终止,才刚开始治疗,你就让她签和解书,这案子怎幺可以这幺处理?」劳动检查处的人说,我们只是建议啊。「那如果雇主接受,你不是会害死这个工人吗?!」Susan说。

事实上,很多雇主在申请到移工后,就急忙赶鸭子上架。不安装安全设备又可以省下一大笔钱,发生职灾就和仲介联合速战速决,把这烫手山芋丢回母国,完全不考虑劳工以后的生活保障。Susan说,从前政策没有完善前,遭遇职灾的工人,雇主可以随意遣返,或者,只要对雇主稍有抱怨,白天发生的事,晚上仲介就把劳工押去机场送走。「外劳引进前十年,这种强迫遣返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被这样对待,连救都来不及救。」

我遇过的一个仲介也曾得意地告诉我,以前外劳都怕他,因为怕被遣返,「但现在就不行了。」人力仲介永远都有好用的廉价劳动力,利润永远大于生命。

爸爸也一再强调「劳工教育」和「职前训练」的重要性。外籍劳工来台湾工作,常常是欠缺职前训练,对生产线,对机台的操作、原理、注意安全事项都认识不够,生手就直接上阵,因为资方只要便宜、好用的劳动力。很多外籍劳工因为没接受过劳工教育,也不知自己的权益在哪,不知道职灾被检定几级伤害后就能得到劳保补偿。《劳基法》规定,工人受到职灾伤害,雇主也要给付薪水,但台湾很多中小企业都没有善尽雇主的责任,往往会在劳工还没充分完成整个疗程时,就想方设法和解。

更绝的是,庇护所曾有一个菲律宾厂工,被机台喷出的高温气体烫伤右手,做完手术在宿舍休养期间,仲介却和雇主联合谎报他逃跑。后来警察是在宿舍带走这劳工的。劳工气愤地说:「我人在宿舍啊,我怎幺算是逃跑呢?!」而谎报逃跑是雇主、仲介惯用的伎俩,这并非只是个案……



上一篇:
下一篇: